首页>基层党建
让温州模式在创新中激发新活力
时间:2010-12-06 来源: 作者: 字号:[ ]

    温州要用改革创新
    吸引外界
    《浙江日报》温州分社社长
    陈青华 

    不能否认,这几年外媒对温州的正面关注度有所下降,而导致这种情况出现的原因主要有两方面,一是温州自身发展相对滞后;二是温州被外界“妖魔化”,一些属于部分人的行为被冠以温州标签。
    作为一个新温州人,我感觉这个城市的建设和环境营建等方面的前进步伐迈得不够快,落在了许多城市的后头。改革开放后,温州人不等不靠不要,以敢为人先的闯劲,把市场做到了全国乃至世界各地。当时政府的“无为”状态,为老百姓闯江湖提供了自由发展的空间。这一切与同期国内其他城市相比,温州独树一帜。然而,随着城市慢慢长大,单纯依靠民间力量已难以为继,城市整体缺少规划已经被暴露出来,比如温州特有的城中村现象等。此外,温州形象被“妖魔化”,炒房团、炒棉团……个别人的行为,被打上“温州牌”,而这些需要新闻媒体给予客观、公正的对待。
    在城市发展的进程中,一座城市不可能没有短板。记得上世纪90年代,武林广场的一把火,烧掉了温州劣质皮鞋,但也同时燃起了温州人二次创业、质量立市的奋勇前行,也折射“知耻而后勇”的胆气。在新一轮的转型升级中,温州虽然没能走在全省的前列,但温州人从哪里跌倒从哪里爬起精神,以及日前启动的国企整合重组、城建体制改革等一系列突破、创新,我们期待在不久的将来,这片热土能再次焕发生机。
    社会转型是对
    温州模式的创新和扬弃
    温籍经济学家、浙江工商大学教授
    张仁寿
 

    原先的“温州模式”,主要是由基层和农民创造的模式,其人力资本优势主要集中在讲求功利,吃苦耐劳,勇于竞争,敢于冒险,善于经商等方面。
    但是,在这种模式的背后,也存在着明显的不足,比如缺乏现代人力资源和教育、科技的应有发展,以至于温州经济发展到现在,民营企业管理水平普遍不高,技术水平和产业层次总体较低,这与温州人群体素质状况是密切相关的。就是被人们赞扬的温州人的价值观,也有不适应市场经济发展要求的诸多方面,如竞争意识强而合作精神弱,“宁为鸡头,不为凤尾”;追求发家致富和物质享受动力强,但缺乏现代企业家精神和干大事业的雄心;重血缘、亲缘和地缘关系,家庭、家族观念强,但缺乏普遍主义原则;个人自主性和冒险精神强,但相对缺乏应有的自律意识和自由契约精神。因此,从现代市场经济发展和社会转型的要求看,温州人的价值观念确实需要继续创新和变革。但是,这种社会转型,实际上是对温州模式的创新和扬弃,而并不意味着温州模式的终结。这对温州模式、对温州经济的发展也是一件好事情。
    面对区域经济发展新趋向,温州应加快培育区域中心城市功能,以推进城市化为重点,带动城乡一体化和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;应充分开发、利用港口资源,适度发展重化工业,培育经济发展后劲;应努力提高自主创新能力,增强温州制造业的核心竞争力;应着力转变经济发展方式,从粗放(外延)型向集约(内涵)型转变,从主要依靠内源力量向依靠内源和外部力量并重转变,从主要依靠工业发展向依靠三大产业(特别是现代服务业)协调发展转变。而这一切,都有赖于温州如何深化改革,扩大开放,不断推进制度创新。
    唯有创新
    才能赢得发展
    正泰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
    林可夫

  
    作为温州民营企业的重要代表之一,正泰集团至今仍迎接着一批又一批全国各地的考察团。从以前了解民营经济的发展状况、企业自身经营,到如今观摩企业转型升级、非公党建、企业文化等,充满活力和创新成果的正泰,在不同时期带给参观者的,是与时俱进的学习内容以及内心感受。
    从知名低压电器生产商,到逐鹿新能源产业的华丽转身,这是顺应产业结构调整的产物,也是在原有基础上的创新与突破。改革开放30多年来,温州人民创造了温州模式,“温州精神”带动了温州民营经济蓬勃发展。然而,任何一种经济现象都不能永恒维持,只有继承并创新发展才有出路。在新的历史时期,温州人也必须把自强不息、奋勇拼搏精神转移到提高素质上来,以适应时代潮流。如今,非公党建、企业文化等,已成为不少企业新时代风采的展示窗口,也让员工有更强的归属感。然而,如今的温州,还有不少企业的生产、经营,仍延续着地缘、血缘、亲缘的社会网络,部分企业家素质还需提升。唯有创新才是一个企业赢得发展,保持旺盛生命力的源泉所在。
    协调创新力量
    再创温州辉煌
    温州经济学会会长、温州大学教授
    马津龙
 

    “温州模式”,是中国转型过程中率先实行市场化制度创新的、以温州为典型的改革方式。在改革开放之初,资源禀赋和区位条件并不突出的温州,在有可能民营化的产业部门,率先形成了以民营企业为普遍市场主体的经济格局。可以设想,如果没有制度上“近水楼台先得月”的先发优势,在国家投资已经建成七八个工业电器基地的条件下,柳市镇怎么可能取而代之成为“中国工业电器之都”?不通公路的宜山镇新河村,怎么可能成为全国性的再生腈纶纺织品集散地?温州作为“中国民营经济的领跑者”,“温州模式”在中国改革中的历史地位和作用不应该也不可能被否定。
    谈到温州的改革发展,人们总是会自觉将此与民间力量为主体的“温州模式”联系在一起,而实际上离不开各级政府以及各种外部改革力量的支持。温州作为全国推进改革的一个突破口,率先突围。如今,随着改革的走势和外部环境发生微妙的变化,如国进民退导致的民营化趋势一定程度的逆转。为了顺应发展,则必须寻求改革。然而在中国,自发改革的回旋余地已经越来越小。民营企业在行业准入上受到严格限制的行政性垄断部门的改革,只能采取自上而下强制推行,或者上下互动的方式。同时,继2005年国务院出台《关于鼓励支持和引导个体私营等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若干意见》,2010年5月国务院又颁发了《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》,一再表明了政府对民营企业“非禁即入”的改革决心。最近温州市委、市政府启动了一系列的机制体制改革,可以说是对温州发展思路进行了新的调整。我认为,改革发展思路只要与民间的力量、市场的力量不是相互冲突而是相互协调,将有可能使温州再造卓越、再创辉煌。

 

【返回顶部】【打印本稿】【关闭本页】
0